同安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51|回复: 0

[复制链接]

90

主题

90

帖子

4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27
发表于 2015-11-8 11: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开始有点冷了。  我从床上起来,把窗帘拉了拉,让阳光照进来。  我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了。  自从生病以来,我一直躲着人,谁都不见。  我披上了那件老旧的咖啡色围巾,坐到镜子前。  我摸了摸自己的面庞。  干瘪,粗糙,暗黄。  这些不合时宜周围有丰富的侧枝循环的状态一一体现在我的脸上。  我差点忘记我今年只有22岁。  今天是我第一次从床上坐起来,我只觉得身上一阵酸痛,实在是睡不下去了。  我已经睡了做股骨头置换手术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我被安排住进这间房间里。  房间的格局还算不错,乳白色的墙壁,墨绿色带点蕾丝边的窗帘,床边还有一个圆桌,上面放着我三天前写的但是并没有写完的小说。  我咳嗽了几声,手上又有血了。  医生和护士都走了进来。  簇拥的感觉实在让我很不舒服。  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单纯的病人!只要我有一点不舒服的征兆,他们立刻就会集体出现,手忙脚乱。  挡住我好不容易才见到的阳光。  我知道我的日子所剩无多,只有任他们摆布。  “孙小姐,你必须通知你的家人了,你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护士用她温暖的手握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进白色的被子里。  被子上有着药味和香味混杂的难闻味道。  我抽了抽身,把身体转过去,然后闭上眼睛。  他把我送到了这里,我知道这是医院。  这个房间里,除了李医生,我谁都不认识。  越是热闹的环境,就越是孤独。  推车里的胶布,真核,碘酒,盐水袋,碰碰撞撞。  声音尤其地刺耳。  “哟,这是怎么啦?”  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大篮水果急急忙忙地走过来。  她不停地靠近我,一边摸摸的头,一边紧握我的手。  我很郁闷,想让她把那只指甲里夹着灰的冷冰冰的脏手拿开。  可是我没有力气说话。  “你是她什么人?以前没见过你。”  “我是她姨婆嘛,我来过,您都不在,您没见过我很正常的啦。”  “姨婆?”李医生对她说的话也是半信肠系膜上动脉栓塞的怎么回事半疑。  现在没人对付我了,我转过身,拉紧被子,努力地睁着眼睛,偷听他们说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除了他,我现在对谁都没有印象。  “你有她父母的联系电话吗?”  “这个我不清楚的啦。”  “那你说你是她的姨婆?”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声音实在是太大。  我又睡了,脑袋昏昏沉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隐约听到了削苹果的声音。  我看着她,像一尊佛一样坐在那里,没有丝毫表情。  她还在那里削着苹果。  “你醒啦,那你就听我说几句。我呢,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可股骨头保头术后左大腿肌肉痛是如今你病成这样,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儿子跟你在一起了,也不会再让他为你的事情操心。我希望你放过他。来,吃个苹果。”  我躺在床上,气动铆接机 盘王节是哪个民族的节日 双色球开奖号码表,听着这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我都不明白我躺在这里干什么。  每天吃无数的药,听无数的人唠叨,我只想安安静静一个人独处,却没想,这也是奢求。  我没有接她的苹果。  我伸出手,按了警铃,护士走了进来,我用手指了指那个女人。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探视时间已经过了,病人现在最需要休息,您还是明天再来吧。”  直到护士领着她离开我的房间,我始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花板。  我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我被围在了一片黑暗里,万籁俱寂。  窗外下雨了,雨声淅淅沥沥,窗户上蒙了一层厚厚的水汽。  真想出去走走,再看看这个世界。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窗,伸出手,雨珠滴在我的手上,凉嗖嗖的。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角边隐隐闪烁的光点,此时怕是最亮的了,亮一点,再亮一点。  我回到床边,收拾了一些东西,想要离开这个怕人的地方。  与其等死,不如现在就去死。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轻轻开门,楼道里有值班医生和护士,根本出不去。  我走到窗边,窗外是一片草坪。  我顺着空调架爬了下去。  那时候,真怕自己会摔死。  没有力气的双手,紧紧抓着墙边的水管,腘动脉栓塞取后复发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原来我还是不想死的。  “喵”  快要落地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凄凉的猫叫,差点被它吓死。  我瞪了一眼那只看不清楚颜色的不知是公是母的野猫,然后想要快点离开。  我走的越快,它跟的越紧。  你不要再跟着我啦,我心里不停嘀咕着。  谁知,它竟跑到我跟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借着路灯,我总算看清了它的模样。  花猫,三只脚,一脸落魄。  残疾猫,跑这么快!!  我看了它几眼,然后继续走我的路。  它还是跟着我,一路跟着我。  一条马路,一条街道。  它就一直跟着我。  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我突然回头。  “我他妈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你老跟着我干嘛?!”  “喵”  这是它给我的最简单也是让我最无语的回答。  我选择一路朝前走。  三个月来,我第一次开口说话,只是没想到对象是一只残废猫。  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  海边有点冷,沙滩上还留有白天游客们的脚印,不深不浅,还很清晰。  大的,小的,我笑了,这家人生活一定很开心,他们的脚印印在一起,我心里这样想着。  那只猫还在。  我放下包,然后坐在海边,吹着海风。  想到自己快要死的问题,不免有些惆怅,葬身大海曾经是我的梦想,只是没想到实现的这么快。  我苦笑着,眼泪流了出来。  以前的故事全忘了,将来的故事没有开始,我还在夹缝里强直性脊柱炎怎么治苟延残喘。  “喵”  三脚猫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恨恨地回头,忽然间又有点不忍心,估计它多半是饿了,可是,为毛一直跟着我?  我实在无法理解。  我晚上疼的睡不着拿出笔和纸,为它画了一幅肖像,然后签上我的名字。  “那,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谢谢你今晚一直跟着我。”  之后,我就没有再理它,不管它怎么声嘶力竭,我都不理它。  它在我身边趴下了。  我准备好了,跳海,被水呛很难受,但是好过跳楼。  我
[url=http://honghua.bbs.dqccc.com/ForumDetail-1780917.html]怎样分辨糖尿病人的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同安生活网  

GMT+8, 2018-5-26 02:40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