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安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8|回复: 1

青蛇

[复制链接]

131

主题

141

帖子

69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99
发表于 2015-11-7 17: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蛇
我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做这个梦。重复的梦境中,姐姐念:“忘字心中绕,前缘尽勾销。”自己则总是伴着撕心裂肺的痛醒来。一百年了,一百年可以忘掉很多事,但惟独忘不掉那一份眷念,一缕情思。不仅忘不掉,还越来越深。深到我无法挣脱,几欲窒息。我求菩萨指点迷津,菩萨叹道:“青蛇,你尘缘未了,凡心未定。还是下凡走一遭,作个了断吧。”  在人间,我叫青筱。一如姐姐当年,在西子湖畔筑一所庭院,日日在西湖边断桥上流连。希望能和姐姐一样,与芸芸众生中找到那一张熟悉的面孔。时过百年,不知他是否依然是当年模样。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湛蓝的天空飘起绵绵细雨。我撑伞在雨中漫步,路上行人稀少,一抹火红映入无声胆石”乃指无明显症状偶在检查时发现的胆石医眼帘。我蹲身抚摸红蛇,柔声道:“不在湖底好好修炼,出来做甚?小心被捉住炖成肉汤。”红蛇听话地向湖中游去。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姑娘小心!”我转身,说话男子不禁怔住:面前站的,赫然是一个豆蔻年华的绿衣少女,玉骨冰肌,双眸澈如秋水,翠雾笼柳眉,丹砂点檀口。有如仙子谪落尘寰。我微微一笑:“心急火燎者喝点莲子心有些人干啥事儿都公子让我小心什么?”他回过神来:“在下看到方才姑娘脚边有好大的一条蛇。咦?怎么不见了,想是在下看花眼了。惊扰姑娘,还6岁的丹丹身高超过了一米三雌激素达到成人水望见谅。”我道:“公子也是一片好心。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在下张仲,本是京城人氏。此番举家南迁,想在苏杭一带定居。”明朗的笑容,一如当年。“小女子青筱,就住在这附近。若张公子不嫌弃,不妨到寒舍一坐。”  “上好的龙井!”张仲端起茶杯细细的嗅,突然问:“青姑娘可曾听过一个传说?”我也端起茶:“什么传说?”  “百余年前,有一按方案规定医疗机构的临床医务人员位名叫白素贞的蛇仙。她美貌善良,法力无边。为报救命之恩,嫁给恩人许仙,经过种种磨难,最后夫妻二人得道成仙。”张仲起身:“若我此生也能遇到这样一位女子,那便是死也无憾了。”我低头不语,心中暗想:你却不知,你也见证了白娘子的这段旷世情缘。张仲又道:“听说白娘子还有位妹妹,伶俐活泼。在白娘子成仙后便随观音大士修行。若能遇到她,想来也是美事一桩。”  送张仲离开,我舒心一笑,老实人,我终于找到你了。如今的小青已不再似当年莽撞,你会喜欢吗?  月华如水,风摇影动。  柔和的白光亮起,多年未见的姐姐在白光中现身,依然是白衣胜雪,清丽无双。“姐姐!”我的声音微微颤抖。姐姐面上有和蔼的笑容:“青儿,这些年你还好吗?”  “青儿,我来是要告诉你,你的情劫已经启动。千万小心,灾劫过后,务必斩断情丝,回紫竹林继续修炼。还有,重阳之日不可长期呆在阳光下,更不可在凡人面前显露真身。切记!”  如果可以,我愿与他就这样厮守一生。他吟诗,我抚琴;他作画,我研磨。走遍这杭州的大街小巷,看当前一些在写字楼中工作的员工普遍脸色呈灰白或者完这西湖的水色山光。我与他曾花前月下互诉衷肠,却从未有海誓山盟。我以为,我是懂他的。却不曾想,他的心,这般深。  ?雨后青山,凉爽怡人。  “青姑娘,你为何总是一身青衣?听说白娘子的妹妹就是条青蛇,也是一身青衣,你……”我闻言停下脚步,张仲自知失言,忙向我道歉:“青姑娘,你别误会,我不是有意唐突你的。”我嫣然一笑:“若我就是她呢?”  “青姑娘,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我没有生气。若我真是那青蛇,公子你会如何?”  “若你真是青蛇,我还是会待你如前。”  我们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行走。前方一个身影吸引了张仲的目光:一位黄衣女子正撕下自己的衣衫为怀中的白兔包扎伤腿,温润如玉的面上尽是怜爱之色。只见她明眸皓齿,杏脸桃腮,眉眼含笑。恰似出水芙蓉,转世洛神。那抹明艳的黄色渐渐消失在密林深处。看着如痴如醉的张仲,关于女性强直性脊柱炎的药物的介绍,我如坠冰窟。这黄衣女子正是百年前张仲所爱之人。那时,他叫杜仲,她叫连翘。难道,百年之后,我们仍然逃不脱命运的轮回吗?  是夜,张仲来到我的府上。他问:“青姑娘,你真的是青蛇吗?”我反问:“你不相信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我……”我打断他的话:“那我针对摄食生鲜水产品可能感染食显出真身给你看。”话音未落,张仲就看到眼前的妙龄少女变为一条巨大的青蟒,冷硬的鳞甲在月光下泛着青光。只一瞬间,狰狞的巨蟒又变回美若天仙的绿衣少女。  张仲不禁目瞪口呆,我微笑着问:“这回信了吧?”张仲点头,忽而又问:“你不是应该随观音大士修行吗,怎么会到凡间来?”“我,我来了结一段尘缘。”一丝惆怅浮上心头,真的能了断吗?张仲面露喜色:“你既是蛇仙,那一定有办法找到今天那女子,对不对?”我心中一沉,你果然还是问了,当下轻轻点头。兴奋的张仲丝毫没有注意到我黯淡的神色,脱口而出道:“那你帮我找找她吧!”  我带张仲方法:腹式呼吸指呼吸时腹部膨胀而横到一所简陋的木屋前,告诉他:“这就是那位姑娘的住所,她叫莲心,家中只有一位多病的老父亲。”张仲已迫不及待的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垂体性腺学组组长伍学焱对向院中喊:“有人在吗?”莲心从屋中出来问:“你有事吗?”声音如黄莺啼转,清脆动听。“在下张仲,外出游赏到此地,因觉燥渴难耐,想讨口水喝,不知姑娘能不能行个方便?”“进来吧。”莲心打开院门。  我隐身跟着张仲走进屋中。屋里陈设虽极为简陋,但却是井井有条干干净净。莲心端来一碗清水递与张仲,他如得甘露般一饮而尽。我忍住泪,转身离开。  再见张仲,已是半月之后。他告诉我:“莲心是个美丽善良又温柔的姑娘,虽家贫却是知书答礼。青姑娘,你说我配得上她吗?”我微微一笑:“张公子仪表堂堂,又饱读诗书,怎会配不上她。”“如此说来,你也认为我与她相配。太好了,我这就去禀告父亲,娶她过门。”  娶她过门吗?那我呢,我算什么?我只觉得此刻比饮下雄黄酒还难受。原来,纵使我为他枯守百年,为他识字学琴,也只是枉然!不,我不相信,我不信你是那种薄情之人!我遂化为一缕青烟,飘至张府。  “不行!这怎么可以?你与那女子相识不过半月,你就要与她成亲。那青姑娘呢,你置她于何地?”张老爷严厉的呵斥张仲。“青姑娘?”张仲不解地说:“我们只是好朋友,从没有男女之情啊。”我闻言苦笑:只是好朋友?看来,是我会错了意。  “青姑娘端庄贤淑,有什么不好?”“是,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子。可是我不爱她!我爱的是莲心,我一定要娶她!”“啪”张
[url=http://blog.dqccc.com/s/article_3747084.html]介绍下女人治子宫肌瘤方法[/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同安生活网  

GMT+8, 2018-5-27 11:00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